关灯
护眼
字体:

重生宋青书 第一章 江湖风波起,湖中静月平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排云朵堆积的云海之下,武当山楼台林立。

一位道童,青衫道褂,手拿一把长枪,伸、刺、劈、挑,在练功台上,挥舞个不停。那杆长枪在他手上,仿佛运势如龙。

那道童面容稚嫩而清秀,不过十一、二岁,却在这练功修行上丝毫不肯懈怠。

小童右手一伸,抓住枪杆中间,左手摇动,右手悬提,这杆长枪如灵附体一般,幻化做一条青蛇向四周串动宛如蜿蜒的闪电划过天际,长枪荡起圆弧,童子翻身轻跃,将枪杆向下一按。

“啪”长枪拍击在青石板上。

这青楠木制的长枪弹性十足,道童目光凌厉,趁着这股反弹之力,霍然撩枪向上斜刺。

“嗖”,长枪刺破空气发出声响。

“好枪法啊,不过青书,不是我说你,放着好好的剑不练,去耍甚么枪。想你殷六叔我当年,一柄君子剑,飘飘江湖行……”,这时,从练功台旁侧的厅堂中走出一中年男子,朗朗道。

男子身着白衣道服,服上锈有太极八卦的图案,一派中庸平和。

自打张三丰在武当山上开宗立派,武当声名鹊起,隐隐有与少林寺架头并驱之势。又因为武当七侠常常下山除恶扬善,而少林武僧闭寺不出,所以武当在江湖上的清名还要比少林高一些。武当立派较晚,根基尚浅,当今第子不过两代。一代第子如宋远桥之流,可独当一面,二代弟子如宋青书等,至今还很稚嫩,江湖经验不足。

这人正是武当六侠殷亭梨。而这白色道服,正是武当一代弟子的标志,武当二代弟子,穿的都是朴素青衫,或者是白衫。

宋青书一招“白鹤西去”,收枪而立,神色自若:“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花的叶子,不是说太极自成方圆,一切顺其自然,我喜欢枪便用枪,六叔你又何必再劝我?”。

殷梨亭却是摇了摇头:“这不一样,我武当拳法、剑法、甚至轻功也是江湖一等一的存在,只是枪法……哎”,殷梨亭叹了口气,接道:“放眼整个江湖,又有谁凭着一杆长枪臻至巅峰?”

宋青书轻轻一笑,打了个哈哈,叉开话题:“六叔,那件事商量好了吗?”。

殷梨亭面色一肃,正色道:“不行”。

宋青书倒是不为所动,仿佛早有所料。

殷梨亭看到宋青书故作老成的样子,暗自叹息:大哥也真是的,把事情弄这么僵。

“殷六叔,开饭了吧?”,宋青书紧跟在殷梨亭身后。

“嗯,开饭了。”

“我爹今晚还要给张兄弟治病?”。

领在前头的殷梨亭步子一顿,点了一下头。

在他身后,闻言的宋青书目光闪烁。

……

傍晚的云霞如二八少女的脸蛋,绯红一片。

宋青书静静地扫过床上的包袱,沉默不语。

包袱里倒没有什么,红缨枪头,两节青楠枪身而已。

而沉默是在等待。

窗外,晓月正穿透云海,天色渐黑。

今夜,张三丰、宋远桥等人要给张无忌驱逐寒毒,绝无他人顾及到他。

夜黑风高日,正是出门时!

宋青书一手捆住包附,放在肩上,凭着对武当山的熟悉,鹤飞鱼跃,不一会儿便走出了山门,来到下山的小道上。

宋青书停留了片刻,并没有沿小道下山,而是向左纵身一跃,窜入密林中。

“小道是由石板堆砌而成,一路而下,便是武当山下的集市。集市上有客栈、有快马,但绝不是我可以停留的地方”。不顾密林中树叶扫面而来的冰凉,宋青书暗忖道。

“偌大个武当山,开销巨大,如果没有人暗自经营,又如何能支撑举派的吃喝用度?”。

“那这山下的集市,起码有大半是武当的产业,到时人多眼杂,恐怕会暴露行踪”。

“而我一路沿山而行,定会出乎意料,况且在山林之中,要找一个刻意隐藏踪迹的人,绝非易事”。

几个呼吸间,宋青书早已疾驰了数百米。

月色正明,照亮前方的路。

书首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