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白雪歌 第一百二十六章 散沙与信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历史的复杂,就在于它是由无数的必然与更多的偶然组成,其中的偶然让其更加具有不可预测性。

谁也不曾想到,一个目盲妇人临死时的一句话,会在白城之中泛起如此巨大的涟漪。

包括帖木儿在内,更多的人与赵老板所持的看法是一致的,一团散沙的老百姓,是很难有什么大的作为的。

但现在的情况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包括言叙文所在的军队驻地,已经被无数流民围了整整一天了,正如一片雪花落入茫茫雪地之中,会很快消失不见,数量庞大的城卫军在数量更为庞大的流民和平民面前,就是那一片微不足道的雪花。

但不得不说,蒙古大军的战力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效的威慑武器,当言叙文带着全副武装的一营官兵列阵走出来的时候,守在外面的流民呼啦退后了一大片。

“尔等无故聚集,可知已经犯了重罪!”与一般的蒙古将领不同,全身甲胄的言叙文端坐马背,更有一股凌然气势,言语之间更是威风凛凛。

“大人,我等小民,并非有意为难将军,只是......”流民堆中推搡半天,方才推出一个中年男子站了出来,也只敢远远地站在言叙文对面,仿佛深怕言叙文一言不合便会下令冲杀。流民并不傻,前些日子木花虽然狂暴,但的确起到了极好的震慑效果,再一次用血和刀,帮助白城百姓回顾了百余年前的白城流血夜到底是如何的残酷。

“只是什么?”言叙文微微皱眉,冷声问道。

“只是小民们实在没有东西吃了,听说这次粮食都被大军买走了,如果将军真的将粮食都运走了,那我们只能等着饿死了。”对面的流民能被一帮人推举出来,显然也并非一般,看着言叙文还算冷静,胆色也壮了不少,好歹言语利索了很多。

言叙文面色如常,心中却松了一口气,只要现在这帮人还没有将那句大逆不道的口号喊在嘴边,就说明事情还没有到最坏的时候,只要他们的关注点还在粮食身上,那么很多事情就还有回寰的余地。

毕竟他并不是木花,他关注的东西还有很多,并不单单是粮食。

言叙文顿了顿,淡然道,“大军乃是正常购粮,一应粮食供应,都是由城中米面行和官府采购,并没有从你们手中抢了一分一毫,你们吃粮,与军队何干?”

对面之人听了此话,却是一窒,言叙文此话,从面上是丝毫挑不出毛病,而是直接饶了一个弯子,彻底将军队从此事之中摘了出去,让一众流民无话可说。

那流民退回人群之中,几个人一时交头接耳,等了半天却也没有商量出个什么话来应对。

言叙文默然地看着对面的流民群,身后的军士鸦雀无声,自然而然给流民造成了极大的震慑。

“你们是不认同本将军的话吗?”言叙文带兵多年,如何看不出对面出现了分歧,止住身后军士,独自一人驱马上前,来到流民群前面,居高临下地问道。

一众流民抬头仰视着言叙文,一时之间居然没有人敢说话。

言叙文也不再管一干人等,挥了挥手,身后一营将士飞快跟上,直接朝着流民群中开去,军士后面,则是一车一车装得满满当当的粮食。

或许是言叙文之前几句话的作用,也可能是蒙古军士的震慑仍在,言叙文走到哪里,前方的流民便忙不迭地让出一条道来,就这么轻轻松松地将言叙文一行人放了出去,而身后长长的粮车,只是勾起了一众流民艳羡的眼光,却没有一个人敢动手抢粮。

言叙文单骑等在白城南门处,从早晨直到夜里,马儿疲了,便换一匹马,站立在此地快十个时辰,居然滴米未进,直到最后一辆粮车从其身旁经过,言叙文方才晃动了一下身子,缓缓驱马出城,在城门的关合间隙,一头栽倒在早已守候在门外的亲卫怀中。

相较于言叙文的顺利,木花等人则是困难重重。

不过也是他倒霉,原本将其安排在最后出城,是想通过其它部队进行试探,谁曾想他方才是被针对的那一个。

“大人,不好了,木花将军已经开始杀人了!”蒙放连滚带爬地闯进侧厅,却见吴法言与帖木儿正在手谈。

二人同时看向蒙放,倒让蒙放一时不知所措。

帖木儿叹了一口气,将手中棋子扔进棋盒中站起身来,吴法言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棋盘,一时之间有些失神。

“让华刚带人支援吧,别让那个疯子滥杀了。”吴法言站起身来,淡然吩咐道。

蒙放得令,正要退出,却被帖木儿叫住了。

“有人喊那句大逆不道的话了么?”帖木儿仿若不经意地问道。

蒙放愣了愣,仿佛没有听明白帖木儿的话一般,直到吴法言使了一个眼色,蒙放方才醒悟过来,连忙道,“回禀大人,没有,只不过......”

蒙放还要说什么,却被吴法言及时止住了,“好了,快下去吧,赶紧将那个惹祸精早点送出城才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