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白雪歌 第一百二十七章 生死分明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尘烟愣了愣,心中满是震惊,从未想到雪影居然有一天会向自己问出这个问题。

“姐姐,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尘烟走近雪影,语带惊慌地问道。

雪影背身摇了摇头,淡淡地道,“只是我的感觉告诉我,凤舞姐姐,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凤舞姐姐了,或者,从她进入醉香楼的那一刻,她就不是我们心目中所认为的凤舞姐姐。”

尘烟被雪影的话饶的有些晕,却也很快捕捉到了要点,“姐姐,你是说,凤舞姐姐很可能是带着目的来到的醉香楼?”紧接着又道,“可是她不是大当家的派来的么?”

雪影转过身来,伸手抚摸了一下尘烟娇艳而无措的脸庞,淡然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有些时候,命运掌握在我们手中,有些时候,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中,我们具体能做什么,往往得看掌握我们命运的人将我们引向何方。”

感受到雪影手心得暖意,尘烟惊慌的心情稍微平复了少许,如果醉香楼的大当家和二当家分道扬镳,尘烟作为事实上的三当家,实在没有办法想象到醉香楼一众姐妹的下场将会如何的凄惨,抬头问道,“姐姐,你的意思是,凤舞姐姐此刻并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雪影缓步走到桌前坐下,拿起一份情报再次看了起来,轻笑道,“就看她想不想了。”

尘烟看了看雪影,正要追问,却见小雪再次从密室之中走了出来,只得按住话头,接过小雪递过来的密信拆开看了起来。

却听尘烟猛然惊叫一声,雪影和小雪二人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却见信封之中掉落出一根已经冻僵的断指。

雪影身形微动,眨眼之间已经出现在尘烟身侧,不顾小雪惊诧的目光,接过尘烟手中的密信快速扫了一眼,却见心中赫然写着,“快快停止这愚蠢的行径!”

雪影眉头微皱,虽然无法分辨这信中手指是谁的,但断指之信,却是醉香楼,乃至于风雨间最具有警示意味的情报,据说当年白珢想要谋反,被其手下一名小校获知,那小校对白家忠心耿耿,当晚写就一封密信,连夜投入当时白家家主白呈奉的宅院,却被白呈奉当做无聊之语,淡漠地扔在了一旁,还当做笑话告知了白珢。

心急如焚的小校第二晚又重新写了一封密信,为了引起重视,将自己的手指截断塞进了信封,不想等到白呈奉见信终于明白事情的严重性时,昨日经其提醒的白珢已经连夜发动了政变,之后又借助信中断指顺藤摸瓜,将手下的这名异心的小校找了出来,据说白珢直接诛灭了小校九族,那小校更是被凌迟处死,三日方才气绝。

因为此事,此后风雨间中传递警报,都会以此为据,号为断指信,就是为了引起收信人的注意。

只是现在在城中行事的,无一不是雪影的亲信人员,以及少年团的人,绝对不会这么写信给自己,又会是谁如此清楚风雨间的隐秘规矩,专门写了一封断指信给自己?

雪影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正是二叔当日所说的风雨间在白城的其他势力么?

但自己此次行事隐秘,并没有借助太多风雨间的力量,又如何被对方获知了情报呢?

雪影拿着手中的信纸,一时之间微微有些出神。

“姐姐,咱们怎么办?”一旁缓过神来的尘烟叫醒了雪影。

雪影缓缓在房中踱了几步,仿若下定决心一般,沉声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你们就当做没有见过这封密信,知道吗?”

尘烟看了一眼雪影,缓缓点了点头,小雪不明所以,更是没有丝毫犹豫。

只是雪影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一次决定,会在白城带来多大的风波。

王仙芝冷冷地看着对面一身血迹的木花,按照此前雪影等人的谋划,此番行为,一方面是鼓动流民给县尹府和军方施压,希望能挤出一部分粮食给流民,另一方面则是看看吴法言和帖木儿的底线在哪里。

为了保证行动的顺利,雪影专门将王仙芝安排在了木花这里,流血,是早已经有所预料的,反倒是言叙文等人那边,雪影选择了直接放弃。

但眼前的事情,已经远远超出了流血的范畴,简直就是屠杀。

只不过不再是当日木花对于一众流民的屠杀。

对于木花的存在,一众流民早已经是恨之入骨,很多流民都主动选择来围堵木花,在木花带人向流民亮刀的那一刻,无数流民第一时间选择了退后,但当木花残忍的笑声响彻在街道上空时,愤怒的流民全部回来了,不顾眼前充满寒意的弯刀,瞬间冲了上去,手中的短刀利刃立刻便将木花及其身后的一营官兵淹没了。

木花果然不愧是兀鲁尔哈手下的第一猛将,即便是面对众多的流民,依然杀出了一条血路。

当鲜血淋漓的木花击穿人群走出来时,身后留下了遍地的断臂残肢,以及无数混杂在一起的呻吟声。

木花同样损失惨重,此刻的场中,蒙军已经只有他一人还孤零零地站立着,其他的蒙古军士,早已经死得连渣都不剩了,心中愤怒不已的流民,早刺死一个军士的同时,也会选择最残忍的手段,将军士的尸体斩杀成泥。

所有的人都已经杀红了眼,场中不时响起的惨叫声更让这种疯狂暴涨到最高点。

木花满是鲜血的脸状若魔神,伸手将自己身上已经碎成条布的皮甲扯下,随手扔到地上,将手中沾满鲜血的弯刀夹在胳膊上重重一抹,弯刀重现往日的寒光。

木花没有回头再看自己的军士一眼,仰天长啸一声,疯狂地朝着眼前的流民冲杀过来。

看着状若疯牛的木花,一众流民只能退,谁也不愿意成为这尊魔神的祭品。

王仙芝成为依然站立在原地的唯一一人。

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木花,王仙芝咧嘴笑了笑,缓缓拔出手中的刀,选择双手持刀,大吼一声,逆势而上,朝着木花奔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