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白雪歌 第一百二十八章 直觉与疯狂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或许,直到人濒死的那一刻,才会想明白很多事情。

木花倒在地上,手中没有再握着刀,而是拼命地捂着自己的脖子。

一条巨大的伤口几乎就要贯穿木花的整个脖颈,即便木花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依然没能阻止鲜血的涌出。

“这滋味......真难受啊!”这或许是木花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一句话,甚至都不是话,他只是木然地张了张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

一朵雪花飘到木花大睁的眼中,眼睛缓缓闭合,一个在白城搅动起无数纷争的,所谓的大人物,就这样死在了血泊和漫天大雪之中。

王仙芝挥刀之后,便缓缓转身,朝着街的一侧走去,没有再回头看一眼,甚至连嘲讽的心思都没有。

他很清楚自己这一刀的威力,也并不打算炫耀什么,相比于地上无数的断臂哀嚎,以及当时在城南死伤无数的流民,他此刻的胜利,显得有些过于苍白与无力。

王仙芝蓦然停住脚步,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一只坚定有力的手从侧方伸出,扶住了王仙芝将要倾倒的身体。

王仙芝缓缓转头,正好迎上了石头关切的目光。

王仙芝伸手抹去嘴角的血迹,朝着石头微微笑了笑,示意自己无碍,也没有拒绝石头的扶助,缓缓消失在陋巷之中。

流民来的快,散得也并不慢。

当华刚带着城卫军缓缓来到街头之时,只看到了木花一个人的尸体,其他所谓的流民,以及预想之中的尸横遍地并没有出现。

一众军士很快在华刚的命令之中四处搜寻起来,不可能只有木花一个人,其营中军士呢?

如果这些人知晓自己所踩到的烂泥污雪之中,可能就隐藏着一些碎骨烂肉,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心思在这里继续搜寻。

华刚下马,缓缓走到木花身旁,认真打量了一番木花脖颈处的伤痕,心中微微一惊,对于出刀之人的功力已经有了大致的估计。

华刚捡起木花扔在一旁的弯刀,认真看了看刀身上崩坏的缺口,能够将蒙古大军中精心打造的弯刀毁坏成如此形状,如果自己真的早来了,会不会也会如此刻躺在地上的木花一般,已经去见了阎王爷了呢?华刚并不敢打包票。

是的,他是故意来晚的,当然,他并没有这个权利来晚,也不敢故意来晚,一切自然都是得到了指令。

至于能否顺利交差,华刚轻叹了一口气,只能说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

现场还没有收拾完毕,一骑便已经飞速奔了过来,地面因为下雪已经变得湿滑无比,而来人依然不恤马力,肆意狂奔,显然是有什么心急之事。

华刚扔掉手中原本属于木花的弯刀,转头看向来人,正好扶住了从马背上滚落的吴法言。

吴法言一把退开华刚,失魂落魄地快步跑到木花的尸体前,一身崭新的官袍,已经被脏污的雪水和血迹沾染得不成样子,但吴法言此刻显然无心顾及这些。

“怎么会这样?”吴法言大张着嘴,半晌方才问出了这句话。

华刚是不想回答,紧跟而来的蒙放自然是没有资格回答。

“说话!”吴法言猛然转头,逼视着华刚怒喝道。

华刚依然选择沉默以对。

“以城卫军调动的速度,绝对可以半个时辰赶到此地,但今日你用了一个时辰,华将军,请你告诉本官,多出来的一个时辰,你做什么去了?”吴法言寒声喝问道。

华刚正视着吴法言的眼神,缓缓摇了摇头,依然没有吐露一个字。

吴法言转头看向蒙放,倒把一旁看戏的蒙放吓了一哆嗦。

“你大声告诉华将军,你是几时几刻离开的县尹府,又是几时几刻将手令交到了华将军手中!”吴法言声音寒意逼人,让蒙放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两下。

“回禀......”蒙放正要解释,却被华刚抬手打断了。

“不怪蒙大人,一切罪责,都是末将过错,末将愿意一力承担!”华刚闷声闷气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吴法言冷笑一声,涩声道,“好一个顶天立地华大将军,好一个一力承担,你承担的起吗?白城承担得起吗?”话到最后,吴法言几乎已经是吼了出来,而一旁搜索的军士畏惧地低下头去,根本不敢打量场中一眼。

华刚淡淡一笑,仿佛并不以为意一般,又开始修起了闭口禅。

吴法言见状一怒,正要再骂,却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冷冷地打量了华刚一番,半晌方才挤出一句话,“是老爷子,是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