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白雪歌 第一百二十八章 直觉与疯狂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虽然是疑问句,但话语之中,已经充满了肯定的意味。

华刚闻言一惊,他并不好奇吴法言会猜到这个答案,但没料到吴法言会这么快便猜到了答案。

华刚一脸惊诧地看着吴法言,连忙道,“大人......”

吴法言的手已经抬了起来,面色苦涩道,“好了,你不用再说了,我已经知道了。”直接将华刚辩解的话拦在了嘴里。

“这事应该怎么跟军方说,你们知道了么?”吴法言缓缓呼出一口气,转头冷静地朝着蒙放与华刚二人问道。

“还请大人示下。”二人齐齐朝着吴法言行了一礼。

却见吴法言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挥挥手,淡然道,“谁让做的,就让谁来说吧。”

说完也不再管蒙放与华刚二人,直接跳上蒙放骑来的马,策马朝着县尹府回去了,只留下华蒙二人面面相觑。

“为什么?”

净清和尚一脸诧异地望向白蓁蓁,仿若被白蓁蓁的这个问题给惊住了。

有着这个想法的,还有洞中一起的小沐,能够得到净清和尚的传授,的确是多少江湖中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即便小沐也可以隐隐约约猜测到净清和尚的目的有些不单纯,但这些又如何比得上真正学到手的真本事呢?

小沐已经渴求一门精深的内功心法很久了,所以愿意选择去金钱帮中闯荡,除了金钱与地位,更重要也是希望看看能否有机会习得更精深的武功。

雪影对少年团的人很好,也教会了他们很多东西,包括武功等等,但也有很多东西是她教授不了的。

现在机会就在眼前,所以小沐很迅速地便抓住了,几乎没有太多的犹豫。

与之相反的,是白蓁蓁的拒绝。

“我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并不多。”白蓁蓁没有理会净清和尚的诧异,言语依然满是冰冷,丝毫看不出她此刻正是洞中最弱势的一人。

“哈哈哈,好一个小丫头,想想西域多少人跪着求着让我收其为徒,佛爷根本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你这倒好,反倒成了佛爷求着你学了?”净清和尚猛然大笑起来。

白蓁蓁摇摇头,“我并没有要求你求我学,而且即便你求我学,我也不会学。”

净清和尚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起来,将白蓁蓁的问题重新抛给了白蓁蓁,“为什么?”

白蓁蓁看了一眼一脸急切的小沐,淡然笑道,“因为我不会练功。”

净清和小沐二人齐齐看向白蓁蓁,静静地等着白蓁蓁揭晓答案,“因为我冲脉不畅,无法习武。”

小沐一愣,作为习武之人,自然知晓奇经八脉对于习武之人的重要性,如果白蓁蓁确实冲脉不畅,那的确没了习武的机会。

对于白蓁蓁能不能习武,小沐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关心,他更在意的,是净清和尚会不会因为白蓁蓁之事,迁怒于自己的修习之事,他第一时间便将目光转向了净清和尚,想要看看净清的反应。

净清先是一愣,紧接着又缓缓大笑起来,“小丫头,如果佛爷告诉你,为师要传授给你的,正是可以解决你冲脉问题的心法呢?”

小沐闻之一喜,却没想到白蓁蓁依然一脸的冷漠,仿佛净清和尚所说之事,跟她一丝关系也没有一般。

小沐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眼前的女子了,在她惊心动魄的美貌之下,到底还隐藏着多少让人着迷的东西?

小沐几乎已经按捺不住心中探求的欲望,想要彻底剥下白蓁蓁隐藏的外衣,一探到底。

但净清和尚的存在让小沐的一切念头都消散于无形,虽然净清已经给了他足够的好处,也给了他足够大的诱惑,但并不妨碍小沐对他的畏惧。

“我的回答,依然是不。”白蓁蓁没有理会小沐的眼光,依然冷冷地注视着净清和尚,淡然道。

净清和尚闻言愣了愣,对于这个回答自然不能接受,再次问出了为什么。

“很简单,我的直觉告诉我,不能相信你,而我的直觉一向很准。”

“小丫头,你知不知道,直觉有些时候是会害死人的。”净清和尚面带寒霜,从牙缝之中一字一字地挤出了这句话。

白蓁蓁看向净清和尚的眼睛,轻声笑道,“你这样的目光,我看到了太多次,我并不感到意外,你到底想做什么,可以直说。”

小沐只感觉自己快疯了,眼前的年纪与自己相仿的姑娘到底经历了什么,面对着净清如此赤裸裸的威胁,居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净清和尚却再也忍耐不住,怒喝一声,朝着白蓁蓁扑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