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白雪歌 第一百二十九章 图穷匕见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白蓁蓁如何是净清和尚的对手。

小沐还在愣神之间,白蓁蓁已经被净清和尚掐着脖子提了起来。

只见净清满脸戾气,青筋暴起,而白蓁蓁正拼命地拍打着净清钢钳般的手,如果不是净清和尚双腿受伤,个子瘦高的白蓁蓁尚且可以靠着双腿勉强支撑自己的身体,否则此刻白蓁蓁说不定已经是气绝身亡。

“臭婊子,给脸不要脸吗?”净清和尚哪还有刚才温文祥和的高僧模样,几乎已经成了杀心和尚的翻版。

小沐一脸惊诧地看着净清和尚,心中的不安越来越重,看此情形,恐怕净清和尚传授自己功法也并没有安什么好心,现在只求净清没有在功法之中有所改动,否则自己当真是万劫不复了,这种江湖之中因为错练功法而爆体身亡的传闻屡见不鲜,对于小沐而言也并不算什么陌生之事。

白蓁蓁白皙的俏脸此刻面色涨红,但眼神却依然异常坚定。

小沐顾不上腿上尚未恢复完全的伤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师父,这小丫头不是体质特异么,还指着她帮着咱们师徒恢复伤势呢,您要真把她给杀了,咱们师徒还如何进补啊,还请师父三思!”

净清和尚面上的戾气缓缓退去,他心中何尝没有自己的如意算盘,不用小沐说什么,也知道白蓁蓁的重要性,只是白蓁蓁一直不肯就范,自然而然动了吓唬的心思,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即便如此,白蓁蓁依然没有松动的迹象,看来自己一直低估了眼前这个柔柔弱弱的女子了。

大手一松,白蓁蓁顺势委顿在地,双手无力地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急迫地大口大口呼吸着冷冽的空气。

白蓁蓁心中也在赌,赌净清和尚并不会真的杀了自己,但就在刚才的一瞬间,她心中突然没了底气,原来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不要妄图用任何事物来要挟我,包括你的生命!”净清和尚缓缓退回原地,冷酷的声音不断在洞中回荡。

白蓁蓁面带惊恐地望向净清,狠狠咬了咬贝齿,喘了一口气道,“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小沐抬起头来,刚才还在庆幸白蓁蓁的命保住了,但现在看来净清和尚似乎是有意如此,而白蓁蓁的问题,也问出了他心中所想。

净清这两日来的表现,让小沐也是心疑不已,毕竟石头说得对,天下没有白吃的宴席,而净清的传功之恩,岂不比免费的宴席更重许多?

净清和尚缓缓盘起伤腿,经过一夜的恢复,虽然伤势并没有减轻多少,但有了白蓁蓁在身边,已经比往日快了几分。

“徒儿,你上前来。”净清并没有直接回答白蓁蓁的问题,而是将小沐叫到了身前,附耳轻声叮嘱着什么。

只见小沐的眼睛不时向白蓁蓁打量几下,面色来回变幻,神色不定,等净清说完,小沐噗通一声趴在地上,连声道,“弟子叩谢师父大恩。”

却听净清温声道,“原本欢喜禅功正适宜一男一女双修为最佳,现在这小丫头遇宝山而不入,那只能是由你自己单修了,我刚才已经将下半部的口诀告知于你,虽然进展比不得双修来得迅速,但修习到最高层次,二者相差并不算远。”

小沐闻言,又接连叩了几个响头,心中对于净清的怀疑又淡了几分。

“小丫头,老僧脾气乖戾,当初师父就多次斥责,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刚才冒犯于你,还请你多多体谅才是。”净清和尚此刻的情形,与刚才的暴戾简直是两个人。

白蓁蓁眉头微皱,难道真是自己错怪净清啦?但白蓁蓁依然相信自己心中的直觉,摇摇头,示意无碍,缓缓靠在洞壁闭目休息起来,只是脖颈之间传来的轻微疼痛,不时提醒着白蓁蓁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并不是在做梦。

只是即使净清和尚真是要对自己下死手又能如何呢?现在的白蓁蓁,已经丝毫没有反抗之力,想起此刻依然不知所踪的狂狮与哥哥,白蓁蓁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泪流满面。

小沐此刻却已经陷入了狂喜之中,在净清和尚的亲自指点下,欢喜禅功缓缓在体内运行一周天,小沐几乎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体内内力的增长。

猛然睁开眼睛,小沐双手豁然向着洞壁一击,只见洞壁数块浮石居然应声而落,呼啦的响声将一旁闭目休息的白蓁蓁吓了一跳。

只听小沐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狂喜道,“师父,我练成啦,我练成啦......”

也难怪小沐会如此的欣喜,他又何尝想到,自己也有练成绝世内功心法的一天,恐怕自己此刻的内力,已经开始反超石头了。

净清和尚满意地点点头,这小沐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确实是一个难得的武学奇才,一篇欢喜禅功短短两日已经是初窥门径,虽然距离入门还有一段距离,但循序渐进,自然不愁以后。

只是净清和尚会给小沐以后么?

净清和尚并没有让小沐和白蓁蓁等太久。

净清清咳一声,伸出枯瘦的手指一指白蓁蓁,厉声道,“乖徒儿,去把她的衣服剥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