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白雪歌 第一百二十九章 图穷匕见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小沐与白蓁蓁俱是一愣。

王仙芝在石头的搀扶之下躲进之前已经预设好的地道,刚一坐下,猛然吐出一口鲜血,身后一众大汉俱是一急,连声叫着大哥。

却见王仙芝吐了两口淤血,伸手拦住一众兄弟,目光炯炯地看着眼前的石头,“现在,你该告诉我,这件事情的意义到底何在了吧?”

石头将王仙芝放倒在洞壁上,缓缓站起身来,似乎是在斟酌措辞,而王仙芝也不着急,依然静静地等着石头张口。

“我也不曾得知这件事情的意义是什么。”可惜石头的话让王仙芝失望了。

“什么,那你们不是让我们拿命在玩吗?”王仙芝手下兄弟此刻哪还忍耐的住,一时之间群情激奋,却见石头依然淡然地站在一旁。

王仙芝等着手下兄弟发泄得差不多了,方才淡淡地道,“雪影可能没有告诉你,但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大哥......”一条大汉一脸不忿地站了出来,却被王仙芝冷眼制止。

“事已至此,我们总该给兄弟们,还有外面无数的流民一个交代。”王仙芝接着道。

石头盘腿坐在王仙芝对面,缓缓与王仙芝对视一眼,和声道,“血是火最好的薪柴。”

王仙芝微微一愣,没想到一向中正平和的石头,居然会说出如此冷酷的话,但微一思索,又仿佛知晓了石头为何会如此说。

“现在白城的存粮几已告罄,剩下的都在各大家族手中,要想流通到市面上,恐怕就需要无数百姓拿自己的性命去换了。而如果不趁着此次军队往外运粮,借之前积蓄的民怨推动民智觉醒,恐怕之后再想让民众犯禁,便是痴心妄想了。”石头的话依然很冷静,但冷静之中却饱含着现实的冷酷。

“等到大家伙彻底断粮了,还怕流民不会主动站出来么?”王仙芝的话语之中依然充满着疑惑。

石头摇摇头,“现在城南每天都在死人,但你见谁主动站出来啦?如果真等到后面流民自发而动,没有统一的意志,只怕是一群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所以你们现在是想提前树立威望?只是用这么多的血树立起的威望,真的是大家想要的么?”王仙芝叹息一声,哀声问道。

石头看了王仙芝一眼,“没想到曾经杀人如麻的王仙芝也会作此想。”也不管王仙芝的面色变幻,顿了顿紧接着道,“现在流血,就是为了之后少流血。”

王仙芝微微一窒,心中也不得不认可石头说的的确是事实,但依然追问道,“你们就不怕这次军队将流民杀得胆寒了,没有人跟着你们了吗?”

石头微微一笑,看向王仙芝半晌没有说话。

“所以你们选择放开几路,只是将目标放在了木花身上?”王仙芝回过味来,心中一惊,涩声问道。

石头似乎没有听出王仙芝话中的一丝不满,紧接着道,“木花已然成为城中全民公敌,杀了他乃是民心所向,更何况你认为为什么此次杀木花会如此顺利?”

王仙芝悚然一惊,“你是说县尹府?”

“没错,你没发现,这次城卫军来得很慢吗?”石头站起身来,一双眼睛静静地扫视了一圈地道中的一众大汉,将不满的苗头再次压了下去。

“不要告诉我是你们的功劳。”王仙芝苦笑一声。

石头摇摇头,直接否定了王仙芝的疑问,冷声道,“那是因为,县尹府,准确来说,是吴家也不想让木花活,我们原本准备的诸多后招,反而因此而失色很多。”

王仙芝连忙追问道,“为什么?如果木花死在这里,吴法言岂不是要直面兀鲁尔哈的压力?”

不待石头回答,王仙芝自问自答道,“你的意思是吴清源出手了?”

石头微微点头,“吴法言自然会面对兀鲁尔哈的压力,但吴清源不会,这个老贼更加老谋深算,借木花之死,既是让兀鲁尔哈将注意力从周边城镇的叛乱转向白城,顺水推舟造成军队与流民的仇恨,为以后清理流民做好了准备。更重要的是,也是给吴法言一次警醒,让他知道,在白城,到底是谁说了算,哪怕他此刻已经瘫痪在床。”

王仙芝呐呐地道,“但帖木儿不还在城中么?”

是啊,帖木儿会放任这些事情发生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