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白雪歌 第一百三十章 合作与破裂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帖木儿会趟这趟浑水么?

此刻白城中所有的人都在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他既有可能是雪影计划中最大的不可控因素,也可能是吴家稳定白城最大的奥援,毕竟他的存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官方意志,甚至已经超过了吴家所代表的东西。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此刻的帖木儿,依然怡然自得地描绘着眼前的画像,只有旁边的小三知晓,眼前这样的画,帖木儿已经不知道画了多少张了。

“叔叔,你画的到底是谁啊?”一旁玩耍的小三好奇的问道。

帖木儿放下手中的笔,亲昵地捏了捏小三圆嘟嘟的脸蛋,轻笑道,“这是叔叔的一个朋友,也是你娘亲的朋友。”

小三歪头思索片刻,疑惑地道,“小三怎么不记得娘亲有这样一位朋友呢?”

帖木儿微微一愣,没想到凤舞的保密工作居然已经提前做到了雪影的身上,连自己有儿子一事都没有告知雪影,这不得不说,当日凤舞选择投靠自己,到底是自己赚了还是凤舞赚了。

“你娘亲的朋友很多,有可能小三没有见过吧。”帖木儿回过神来,摸了摸小三的脑袋安慰道。

“小将军,吴法言求见。”门外传来邦察的叩门声。

帖木儿微微皱眉,虽然这几日因为新钞一事推行顺畅,让帖木儿舒缓了片刻,但并不代表他就彻底与世隔绝了,与之相反,此刻的帖木儿,与任何时候都更加清晰地掌握着白城的一举一动,除了凤舞源源不断的情报,更重要的是,在言叙文离开白城之前,曾经夜访帖木儿,更是郑重其事地将手中的狼逐卫全部留给了帖木儿,大大增强了帖木儿对于白城的掌控程度,当然,相对于吴家而言,帖木儿依然只能算是个外来者。

“回复吴大人,就说本官身体抱恙,不能见客。”帖木儿声音刚落,院落之中已经传来吴法言的声音。

“大人,还请大人施以援手,救救法言才是。”吴法言快步走到帖木儿门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哪还有平日里县尹大人的威势,倒让站在一旁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的邦察为难不已。

过来半晌,方才听眼前的房门吱呀推开,吴法言抬头一看,却是帖木儿带着一个小孩缓缓走到自己面前。

吴法言心中一沉,知晓眼前的孩子正是当日龙大老板找自己所要之人,只是心中有求于帖木儿,一时之间倒是无法张口,现在只要孩子在帖木儿手中安然无恙,倒也不必着急于此。

但让吴法言没有想到的是,帖木儿反而先提起了这个话题。

“小三,你认识眼前这位叔叔吗?”帖木儿一手牵着小三,轻轻抚摸着小三头顶的小辫,温声问道。

小三俯下身子,认真打量了吴法言一番,最后摇摇头奶声奶气地道,“帖木儿叔叔,我不认识他呀。”

帖木儿嘴角噙笑,淡笑道,“没事没事,这也是你娘亲的一位故人,所以叔叔问问你。”

帖木儿蹲下身子,也不唤吴法言起身,轻声问道,“只是吴大人,我很好奇,你当初扣押小三,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以帖木儿手中掌握的力量,这些日子查出关押小三的那处宅子背后真正的主人正是吴法言并非什么难事,但帖木儿没有选择直接找凤舞询问,在帖木儿看来,这是对于凤舞的一种尊重,况且当日审问,在提及吴法言时,凤舞的反应并不特别,可能背后隐藏着许多更加引人好奇的事情。

对于未知的事情,帖木儿一向都比较好奇。

吴法言低垂着脑袋,一时之间不由得汗流浃背,却听帖木儿紧接着道,“难道是为了凤舞么?按本官了解的情况来看,应该不是才对,只是除了凤舞,还有什么需要让吴大人亲自费心布置此事呢?”

吴法言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稳住心神,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帖木儿,吴法言沉声道,“到底是为了谁,真的如此重要么?”

帖木儿直起身子,将一旁的小三交给邦察带离此地,扭头看了一眼吴法言,轻笑道,“当然重要,我一直都说,吴大人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但很多人都不相信我说的,如果能够拿出一些证据,证明我看人的眼光还算不错,那岂不是一件让人很开心的事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