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白雪歌 第一百三十一章 死亦何苦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凤舞并没有回答雪影的问题,莲步轻摇,一脸淡然地走到雪影身旁,提起一壶白水烧破开,仰头灌了一口。

雪影诧异地抬头打量了凤舞一眼,凤舞平日里并非不喝酒,但见她如此喝酒,雪影还是第一次。

凤舞抬起手臂擦掉嘴角的残酒,更显得妩媚动人,可惜的是眼前坐着的是另一个绝色女子,而非平日里对她垂涎三尺的嫖客。

“我很羡慕你。”凤舞的第一句话并没有特别出乎雪影的意料,凤舞对于雪影的羡慕,已经并非一日两日,试问又有多少人不羡慕雪影呢,当然那是在不知道雪影所背负的东西的前提之下。

“你从来到醉香楼,就是所有人瞩目的对象,备受万千宠爱,无论是白绮罗,还是古尔赤,以及所有楼里来来往往的嫖客。”凤舞仰头再灌了一口酒,白皙的面容上已经带上了一丝红晕,更显动人。

雪影并没有因为凤舞话语之中对于直呼白绮罗之名的冒犯而打断她,而是选择静静地坐在一旁,听着凤舞接着往下说。

“而我呢?在间里,我就是一个人见人嫌的蒙古狼崽子,来到醉香楼,我干的都是什么事情,和宜春院那些婊子干的事情有什么区别吗?”凤舞脸上的潮红越来越重,话语之中带有一抹难以掩饰的愤怒。

“是,妹妹你对我还算不错,可惜的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我们并不是一路人。”凤舞将酒壶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双眼淡漠地看着对面的雪影,嘴角扯起一抹戾笑。

“所以你要毁了这一切?”雪影终于说话了。

凤舞抬起头,仿佛是在嗤笑雪影的无知一般,摇摇头道,“我为什么要毁掉它,这里面也有我的心血。”

“那是为什么?”雪影眉头微皱,轻声问道。

“我要报仇!向所有可恨之人复仇!”凤舞平日里勾人的眼眸之中露出一股疯狂。

雪影心中微惊,虽然与凤舞相处时间并不算短,但对于凤舞的过去,雪影并没有做过多的探究,只知道她的师父是凤三先生,而凤舞只不过是凤三当年游历草原捡回来的牧奴,那凤舞要复仇的对象会是谁呢?

“你复仇的对象在白城?”雪影试探着问道。

凤舞摇摇头,并没有回答雪影的问题,只是眼神之中的那股恨意更加明显。

“你认为楼里的姐妹帮不了你,所以你找到的帮手?”雪影缓缓站起身来,话语之中已经带上了几分凝重。

凤舞有些诧异地看着雪影。

“让我猜猜,是帖木儿么?”雪影走到窗前,看了一眼黑暗之中的县尹府,淡淡一笑,仿佛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凤舞心中悚然一惊,身体反射性地向后退了一步,自然而然地带上了戒备的神色。

“看来我猜对了。”雪影缓缓转身,淡然地看着对面神色警惕的凤舞。

“可是帖木儿来白城的时间并不久,那之前的时间呢?”雪影缓缓挪动着步子,仿若并不在意凤舞隐隐的敌意。

“难道是吴法言么?可是吴法言能够给你提供什么呢?如果吴法言能够满足你的要求,你又何必最终投靠帖木儿呢?”雪影的每一个问题,都仿如重锤一般敲击在凤舞的心坎之上。

但雪影并没有给凤舞张嘴解释的时间,而是紧接着逼问道,“难道凤三先生就是你复仇的对象,而凤三先生就在白城之中?再进一步来说,间中流传已久的凤三先生一直对大间主不满的传闻并不是空穴来风,所以凤三先生选择了让吴法言作为自己的援手?而你便选择了与吴法言并不对付的帖木儿?”

雪影每说一句话,凤舞的脸色便苍白一分。

“姐姐,我说的,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雪影缓缓停在了凤舞面前,一脸淡然地看着脸色苍白的凤舞。

凤舞一脸震惊地看着雪影,半晌方道,“你是怎么知道的?”无形之中已经承认了雪影刚才所说的都已经言中。

雪影重新走到桌旁坐下,拿起酒壶仰头饮了一口,缓缓将头靠在酒坛之上,侧眼看着窗外面阴沉的夜空,只是与往常不同,此刻她的眼睛并没有因为酒精的刺激而更加明亮,而是隐隐带上了一丝灰暗,以及掩藏在眼底深处的哀伤。

“姐姐,你走吧。”雪影背对着凤舞,没有转身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直接下达了逐客令。

凤舞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愣愣地问道,“你不杀我?”

雪影的身子依旧斜依桌案,只是背对着的脸上已经带上了浓浓的悲伤神色,强迫自己依然语气平淡地道,“你我多年姐妹,况且你也并没有给楼里姐妹带来多大损失,我为什么要杀你呢?”

“你不应该要替间里诛杀异己么?”凤舞惨笑一声,冷声问道,不待雪影回话,又紧接着道,“我知道了,你又何曾真正忠于过风雨间。”

雪影身体微微一颤,手指微动,显出此刻的她,并没有自己想象之中的那么冷静。

凤舞看了看雪影的背影,半晌没有说话,醉香楼的四层,一时之间陷入了莫名的沉默。

“你保重。”最终还是凤舞先打破了沉默,带着莫名地情绪朝着凤舞叮嘱了一句,等待雪影缓缓转过身来,眼前已经彻底失去了凤舞的身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