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白雪歌 第一百三十二章 生亦何欢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华刚能够以外姓身份坐上城卫军统军的位置,除了是吴清源绝对的心腹之外,更在于他自身的能力,否则又怎么会值得吴清源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交付给他呢?

当然,除了能力之外,更重要的是要活得够久,才能有足够的资历和威望镇服手下的一帮骄兵。

这些必要条件,都足以说明华刚的不凡。

但当他看到眼前突然出现的汹涌雪潮,即便是久经沙场,依然忍不住变了颜色。

这片雪潮,刚开始仅仅是一点微不足道的颤动罢了,有可能是风吹,也有可能是积雪下方有空洞,所以谁也没有将其当回事,连在前方警戒的游骑也没有发出任何警报。

而他们已经注定发不出来了。

在华刚身后密密麻麻几千城卫军的注视之下,身前的游骑被越滚越大的雪潮无声地吞没,没有来得及发出任何声响。

惊悚的呼声在身后此起彼伏地传来,华刚的面色也越来越难看。

即便是身旁的副将极力弹压,依然没能阻止后方城卫军的退怯,眨眼之间,原地已经只剩下华刚和寥寥无几的亲卫。

“将军,我们也撤吧。”一名副将奔上前来,朝着华刚扯着嗓子吼道。

华刚强行压制住座下马儿的骚动,没有回答副将的问话,依然稳如泰山,死死盯着前方不断靠近的雪潮。

近了,更近了。

华刚身后的亲卫已经拔刀,策马来到了华刚前方。

但让所有人意外的是,雪潮在靠近亲卫马头之时,犹如海浪击打在崖石上一般,瞬间向后倒去,霎时之间,已经几近消散于无形。

就在所有人都愣神的时候,一条红色的小蛇透过雪墙,迅捷无比地朝着华刚飞去。

紧紧站在华刚身侧的副将一瞬间脸已经变得惨白,伸手想要拔刀,却发现已然来不及了。

华刚同样惊讶于雪潮的突然消失,但久经杀阵积攒起来的临场应变让他依然迅速做出了反应,腰间的军刀已经第一时间出鞘,挡在了身前。

可惜的是,原本直冲华刚而来的小蛇却没有如华刚所愿,一头撞在军刀之上,而是猛然转动蛇头,立刻便出现在华刚座下马头之上。

可怜一匹骏马,居然连声响都没有发出,便轰然倒地。

好在华刚已经有了准备,见势不妙,已经第一时间飞身而起,脚尖轻轻在马鞍上一点,纵身朝着后方飞速退去。

直到此刻,华刚如何不知道,对方的目标就是自己,而只要自己躲过去了,其他的军士反而并没有什么大碍。

但眼前的刺杀显然是精心策划而成,又岂是这般容易躲过的。

果然,华刚的身形刚刚落地,一只硕大无比的毒蝎已经从被无数人踩过的雪水之中弹出,蝎尾剧烈晃动,朝着华刚的脚踝扎去。

华刚脸色剧变,强行再提一口真气,身形翻滚而出,手中的刀顺势而动,一刀斩断蝎尾,勉强解决了眼前的一个祸患。

但更大的危险还在后面。

华刚刚刚松了一口气,一条冰蚕接踵而至,几乎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直到其出现在华刚身侧,刚才还在愣神的副将惊呼出声,顾不得其他,纵身一跃,直接选择用身体压住了飞在半空之中的冰蚕。

感受到隔绝在甲胄下方冰蚕的蠕动,副将面色激动,正欲张口欢呼,笑容已经永久凝固在他并不年轻的脸上。

华刚还未来得及唤出声来,便见那副将原本坚硬无比的甲胄居然片片裂开,一条憨态可掬的冰蚕用自己圆滚滚的头顶破了甲胄,从那副将的心腹处穿出,微一弹身,再次向华刚面门跃来,再看那甲胄碎片,上面已经布满了蓝色冰晶,显然是表面温度已经低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华刚暗道一声不好,来不及转头,军刀一挥,直接朝着冰蚕砍去。

华刚虽然久在军中,但也习得一身好武艺,否则又如何能在白城一众世家子弟之中脱颖而出,拔得军中头筹。

此刻的华刚无比感激当年在军中砍马桩的训练,只听砰的一声轻响,雪蚕应声而断,蓝色血液四溅,华刚身形猛退,险之又险地躲过朝着自己面门溅射过来的蚕血,但身侧的一名亲卫却没有如此幸运,虽然仅仅是少之又少的一滴,却见那亲卫猛然抬起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只是瞬息之间,便了无生息。

华刚面色惨白,此刻无心顾及伤及无辜,接连的危机让他自己已经有一种脱力的感觉。

好在除了初始出现的红色小蛇,毒蝎与冰蚕已经被自己解决,但华刚丝毫不敢大意,双手持着凝上一层寒霜的军刀警惕地打量着四周的动静,连忙趁着间隙缓缓调整呼吸。

然而对方并没有给他时间休息。

红色小蛇再次破雪而出,直击华刚腰眼。

早已凝神戒备的华刚反应不可谓不快,但即便再快的反应速度也难以匹敌四周如潮的毒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