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白雪歌 第一百三十三章 已死之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但无论怎么活,能够活下去终归是一件好事。

白蓁蓁身上的衣服很快便只剩下贴身的小衣,眼泪不由自主地从她紧闭的双眼之中缓缓滑落,身体更是开始不住地颤抖,雪白的皮肤霎时之间变得嫣红。

小沐不由自主地吞了一口口水,转头看了一眼翘首以待的净清和尚,伸出微微颤抖的右手向着白蓁蓁的肩膀划去。

一抹雪白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小沐眼前。

即便小沐此刻已经算得上是风月老手,但面对此刻的白蓁蓁,他仿佛回到了失去第一次的瞬间,他的呼吸不由自主地开始急促起来,一张俊脸红得发紫,仿佛自己此刻触摸的是一件天底下最为奇珍的宝贝一般。

他的动作已经尽可能的轻柔,白蓁蓁紧咬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但她的每一个动作对于洞中的两个男人都是最大的刺激。

小沐终于忍不住了,探出身子向白蓁蓁扑去。

身后的净清和尚满意地点点头,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饿狼般的渴望。

但他相较于小沐,优势就在于他有足够的经验和耐心,他等得起,而他所等待的,就是那最后的一刻。

多么令人期待啊,欢喜门创派祖师所记载的空采之术,终于有一天能够在自己手中重现,想想都令人激动。

净清依然清晰地记得,创派祖师能够功力大成,威震西域,靠的就是在藏南捕获一个有着人苁蓉体质的女子,让其修习欢喜禅功之后,再让自己专门修习欢喜禅功的弟子与其行事,在最后的刹那,夺取二人性命,炼其精血,终于炼成一身绝世神功。

而相较于祖师,自己的师父,也就是自己便宜弟子小沐的师祖,则是逊了多少筹,当然,这与其当时所处环境也有关系,只能自己亲自上手。

眼前的白蓁蓁虽然最终也没有修习欢喜禅功,自然而然会失了一部分功效,但现在事急从权,也只能如此了。

净清和尚缓缓支撑着双腿站起身来,挪动身体靠近小沐与白蓁蓁二人,眼神之中的期盼之色越来越浓郁,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超越自己的师父,从自己那可恶的师兄手中夺取欢喜门掌教之位的那一天。

愿望总是美好的,但老天爷往往喜欢与人开玩笑。

却听轰隆隆一阵响动,小沐身前不远的洞壁缓缓松动起来。

净清和尚毕竟功力深厚,虽然时刻关注着小沐二人,但同样第一时间注意到了洞壁的异动。

心中暗自奇怪,自己带着小沐进到洞中之后,便让小沐认真探查了周遭洞室,浑然没有发现什么机关的存在,看来眼前的洞穴并不简单,显然不是前人临时起意挖掘而成,只是这茫茫大山之中,又是何人专门设置此处机关,眼前,又是何人启动了机关?

洞壁缓缓侧移,一个浑身脏污不堪的男子出现在洞壁之后。

净清与男子互相戒备地盯着对方,虽然互不相识,但在这陌生之地见到生人,任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男子握紧了手中的刀,右手已经缓缓伸向了刀柄,做好了时刻拔刀的准备,下一刻,他便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小沐。

见到熟人,男子的戒备之心放松了些许,但当他看到小沐身下衣裙已经褪到腰际的女子后,手中刀猛然出鞘。

沉醉在白蓁蓁身体散发出来的浓烈异香之中的小沐被拔刀之声惊醒过来,抬首便见到了突然出现在洞室之中的男子,当然还有指着自己脑袋的长刀。

小沐惊呼一声,“是你!”说话间身体最快的速度爬到一旁,慌乱将自己身上已经脱去大半的衣服胡乱扯到身上,哪还顾得了地上躺着的白蓁蓁。

白蓁蓁感觉到了小沐的异动与慌乱,缓缓睁开眼睛,便看到了自己熟悉的那张脸。

“你来了!”白蓁蓁凄然一笑,话音刚落,才猛然想起自己此刻乃是自己人生之中最尴尬、最难堪的时刻。

伸手胡乱扯起被小沐扒到一侧的外袍,勉强将自己的身体遮挡起来。

“你是谁?”净清和尚推开退到自己身前的小沐,冷声问道。

男子没有回答净清和尚的问题,而是缓缓跨过洞壁的机关,走到白蓁蓁身侧,将身上破烂不堪的外袍披到白蓁蓁身上。

白蓁蓁泪水滑过眼角,侧过头去,缓缓闭上了眼睛。

男子没有问任何问题,因为他知道,此刻问什么,对于白蓁蓁而言都是最难堪的事情,骤然抬头,冷眼看向畏畏缩缩躲在一旁的小沐。

小沐此刻仿若犯了错的孩子,顺势躲在了净清和尚身后,根本不敢看男子一眼。

“我在问你你是谁!”净清和尚被眼前男子的冷漠引动了真火,抬手之间已经攻出了一掌,直接将男子身后因为洞壁打开之中露出的浮石震落在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