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白雪歌 第一百三十五章 雪急风骤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黑衣男子冷笑一声,“你当儿子的都不知道,我们更不知道了。”

“吴七,你们内卫都是这个臭脾气么?简直太没有意思了。”吴法言走到一旁的椅子中坐下,端起一旁的茶盏慢慢饮起茶来,也不招呼堂中男子坐下,略带无奈地道。

“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只要把事办好了,脾气好不好又有什么区别。”黑衣男子嘿嘿笑了两声,轻松地走到吴法言一侧的椅子坐下。

吴法言轻笑一声,伸手点了点黑衣男子,玩笑道,“我也实在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伤心,老头子居然派你来监视我。”转而又接道,“不过拿下你们大爷,到底有没有把握,这个可决定了咱们事情的成败。”

男子瞥了吴法言一眼,“你也知道大爷是老不死的亲信,我也不敢说有实打实的把握,不过只要你能够认真履行承诺,想来问题不大。”

吴法言沉吟片刻,郑重道,“你可以跟吴大说,只要能够听我号令,事成之后,不单允你们自由,我还可以让他自立一姓,自此之后在白城光明正大的活着。”

男子嘿嘿笑了两声,“果然是个狠心的主,连我都没有给出这么好的条件,居然给了大爷。”

吴法言愕然,却听男子接着道,“玩笑话罢了,只要能够得到自由,其他的都不重要。”站起身来,面露恨色,沉声道,“我们世代为奴,子承父业,也不知道为了你们吴家,还有之前的白家死了多少人,你应该知道你的话对于我们的重要性。”话语之中隐隐有几分警醒的意味。

吴法言紧跟着站起身来,郑重地向着男子抱拳道,“七哥放心,吴法言说一是一,绝不反悔。”

男子认真地看了看吴法言,叹息道,“希望如此,否则你应该知道,我们有多忠心,就有多少恨意。”

吴法言看了看男子,郑重地点了点头。

吴法言还要再说其他,却听门外传来一声轻咳,紧接着便是蒙放的声音,“大人,外面来了一帮流民,将府门都堵死了,点名道姓说要见你。”

吴法言沉声道,“我知道了。”转头再看,那黑衣男子早已不知什么时候从屋里消失了。

吴法言沉吟片刻,心中琢磨现在吴清源到底是作何打算,却听门外蒙放已经出声催促。

“好了,我知道了,你快去禀报帖木儿大人,请他与本大人一并前去。”吴法言微怒道。

帖木儿得了真金的禀报,将堂中的青衣秀士打发走,冷笑一声,“来的好快。”转身对邦察与真金二人道,“既然如此,那本官便随吴大人走一遭,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白奉甲背着白蓁蓁走出洞口,正要向外走去,却猛然听到一声狼嚎,二人转头一看,赫然是一匹硕大无比的白狼。

白狼快步走到二人身旁,围着二人打起转来,说来奇怪,白蓁蓁也就罢了,白奉甲也丝毫没有惧色。

白蓁蓁拍了拍白奉甲,示意他将自己放了下来,张开双手,那白狼居然亲昵无比地钻到白蓁蓁怀中,硕大的狼头拱着白蓁蓁的脸,将白蓁蓁痒得咯咯直笑。

白奉甲站在一旁看着眼前嬉闹的一人一狼,心中惊讶不已,看来洞中的玉书所言非虚,甚至都已经怀疑着白蓁蓁该不会是那白巧音的投胎转世?否则又岂会让这凶悍无比的草原苍狼主动认主?

要知道,自己当时与这白狼遇到,可是狠狠地恶斗了一番,也算是一人一狼不打不相识,白奉甲也看出眼前白狼早已通了人性,也是在这白狼的指引之下,方才打开了山中那巨大无比的武库,当然,代价就是跟着白狼,将白蓁蓁救了出来。

想起那巨大无比的武库,白奉甲如何还想不明白,从喇嘛寺下的宝库,到这不知名群山之中的武库,都是当年白家为了应对不测而专门修建的战备之地,恐怕目的就是为了应对西北之地频繁的战乱,为白家子弟迫不得已退出白城准备的东山再起之备,可惜的是,无论是当年的白呈奉也好,现在的风雨间也好,都没有用上,尤其是以白昊君为首的风雨间,恐怕都不知道眼前这一宝库的所在。

“白狼白狼,以后就叫你小白了好不好?”白奉甲沉思之间,却听身旁的白蓁蓁娇声道,转头再看,那白狼居然低头思索了片刻,最后状若无奈地点点头,好像是勉强承认了这个不太好听的名字。

而白奉甲更是无奈,自己与白蓁蓁都是姓白,眼前的白狼也成了姓白的,不知道到底是占了便宜,还是被占了便宜。

“大哥,小白不怕我就罢了,怎么感觉跟你也很熟悉啊?”白蓁蓁双手抚弄着白狼脸上蓬松的毛发,朝着白奉甲娇笑着问道,仿佛之前洞中发生的一切都已然随雪化去。

白奉甲看了一眼白狼,没有理会白蓁蓁的问话,更没有告知她自己与白狼在那条暗河旁相遇的经历,以及此后打开白家武库的过程。

对于白奉甲而言,甚至都不想有启用那武库的那一天,只是转头看向眼前越来越大的风雪,以及远处看不到影子的白城,白奉甲心中也没有底气,到底会不会有那样一天。

当下的白城,风雪更大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