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剑朝天 第一章 城头少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少年小心的端坐在城头,脸上满是污渍,但是眼神却是无比的明亮,还不时朝城外看去。

胸口不停的起伏,正喘着粗气,舌头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有点干,还有点咸。

少年眯着眼抬头看了一下太阳,已经晌午了,外面好像终于消停下来了。

伸手从怀里拿出了小半个馒头,啃了一口,干涩的嘴唇,加上更干的馒头,着实是有点难以下咽,随即探头朝四周望了一圈,想找找看哪里有水壶。

少年瞅准了一个地方,弯着腰慢慢摸了过去。

用力推开了压在水壶上的人,原来是刘阿大,心里默默念一声,一路走好,然后小心的拿起了水壶,稍微晃了一下,欣喜的发现好像还有一小半,突然感觉手上有点粘糊糊的,一看手上都是血,一脸嫌弃在刘阿大的身上来回擦了好几下。

小心翼翼地摸回到了原先的位置,开始就水啃馒头了,不时嘀咕道:“这个小妮子,馒头做的越来越难吃了。”

咽下最后一口馒头,使劲锤了两下胸口,又朝四周看了一圈,然后低下了头,暗叹了一口气,这是第几次了,又剩下他一个人了。

……

少年名为吕安,在这个吃人的鬼地方已经待了两年了。

十二岁那年,吴宁两国突然爆发了战争,宁国各地开始大规模的征兵,已是孤儿的吕安,不明不白的就被人强行带走,算是补充人头。

好在吕安年纪小,刚刚到塞北的那段时间,是作为一个火头军帮忙处理后勤。

之后,战况升级,宁国的士兵死的越来越多,死的越来越快,吕安就从一个火头军变成了一个守城军。

第一次拿剑时的颤颤巍巍,第一次上城头的九死一生,第一次杀死一个人时的惊恐不安,如今对这一切都麻木了,源于一次又一次的蜕变,一波又一波的死里逃生。

从最开始的贪生怕死,到现在的贪生怕死。已经过了两年了,现在吕安已经十四岁了,要知道这塞北城头一直被宁国将士号称百死一生,而吕安在上面待了这么久,也算是对得起他自己的那个安字,一直都在小心的生存着。

每一次大战,宁国一直是守方,吴国将士的数量,质量都远远超过了宁国,可是自从吴国攻打到塞北这座重城,吴国人两年时间愣是无法再进一步。

最接近成功的的一次,塞北城的城门都已经被撞开,而且整个城头都已站满了吴国人,唯一站着的宁国人就是吕安。

吕安一人硬生生堵住了城头上下的通道口,寸步不退。

一个少年,一身甲,一把剑,一杆枪,拦住了所有人,并且还强杀了二十余人,尸体直接将那通道给堵了起来,进退不得。

最后,宁国援军赶来,塞北城才算是保住了。

那一次,所有人都对他动容,吴国主将得知这一情形,不由发出了一声感叹:“若宁人皆如此,吾辈人难再进一步呀。”

当然那一次,吕安也是身受重伤,一只脚已经走去见阎王爷了,但最后还是被他硬生生的给撑了过来。

此后所有人都对这个只有十多岁的少年报以最敬佩的目光,有人问他为什么你可以战到最后,可以一步不退?

吕安回答道:“因为我怕死呀,我后退一步就要被他们杀了,那我只能拼命去杀他们了。”

就这样,一个天生怕死的人,却成为了一个城头上的传奇。

塞北城主将胡勇胡将军尤其喜爱这个少年,有意收其为义子,结果被他拒绝了,理由是成为将军的义子,目标太大,容易死。

就这样,一个在城头上待了两年的人,现在还是一个最底层的小兵,不想升官的原因是,我怕死,可是却每次都战斗在最前线。

没人知道为什么一个十多岁的少年,竟然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毅力,韧性,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内,从懵懂到杀戮,转折的竟然如此快速通畅。

所有人只能说,这可能就是怕死的天赋吧。

………

从昨天晚上开始到今天早上,刚刚又是一场惨烈的攻城战。

吕安又活了下来了,不过他周围的人又没剩几个了。

吕安望着四周这满地的尸骸,有自己认识的,有不认识的,也有吴军的。

吕安看了几眼,内心毫无波澜,喝了一口水,漱了漱口,看到城头下面,吴军已经在有序撤退了,比预料的时间更早了一点。

这时吕安才敢稍稍抬起来头了,朝外看去,粗略看了一下,这次对方也死了千把人,那么又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

这时城头上,稀稀拉拉的站起来了不少人。

吕安对着这几个人,点头示意,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脸上此刻都露出了一丝庆幸的苦笑,活下来,大概是这里所有人最大的幸运了。

渐渐的,吕安又听到了四周传来了几声抽泣声,不出意外是一个新来的,望了一眼,果然是个新面孔,独自躲在墙角不停的抽泣。

吕安感叹了一声,运气不错,耸了耸肩,晃悠悠的走下了城头。

吕安刚下城头,迎面走来一个魁梧,满脸络腮胡子,穿着一身制式盔甲的人,看到吕安就伸手拍了拍吕安的肩膀,“干得不错,又活了下来。”

吕安抬头,对视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臭小子,再坚持一段时间,马上就要结束了,别在最后这段时间内嗝屁了。”那人开心的说道。

“大胡子,这话我听了快八百遍了,还不如换个说法,比如今晚请我大喝一场,而且你这人说话,简直就像放屁一样,没一次灵验过。”吕安不悦道。

“臭小子,怎么和本将军说话的,当心我把你按军法处置。”胡勇眼睛一瞪。

吕安听到军法两字,哼哼了两声,直接扭头就走了。

胡勇看着吕安吃瘪的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即直接上了城头。

吕安熟门熟路的来到了做饭的地方,找了个地方坐下,然后大喊了一声:“苏沐,你知不知道,我没被吴国人杀死,差点被你的馒头给噎死,你是不是对面派过来的奸细呀,专门做铁馒头来暗杀我方精英?”

在场的人听到这话,都大笑起来,还大声附和了起来。

“就是就是,我今天吃了一个,也差点噎死。”

“什么,你还有馒头吃?我今天啥都没有吃到,就喝了几口水。”

………

顿时这里像炸了锅一样,本来死气沉沉的氛围,一下子又活络起来了。

吕安微微一笑,这是突然从里面窜出了一个小个子,脸上一脸的黑炭,穿着一副不合身的盔甲,急急忙忙跑到了吕安的身边,抓着吕安的手,脚,脸,身体,仔细看了一遍,然后舒了一口气,一脚踢了上去,“竟然没受伤,不是快被我的馒头噎死了吗?那你怎么还活的好好。”

“什么叫做竟然?”吕安大喊道,“你这个小妮子,看来你是屁股痒了?”

“哼。”苏沐站起来瞪了一眼吕安,然后说道,“走开,晚上还想不想吃饭了?杵在这里干啥,一边去。”

吕安赶忙挪了挪位置,给她让路。

书首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