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最强弃仙 47 仙府将倾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47

琊寰洞府里,夜殊查找着基础玉简。

苏柚的丹术,在琅天界是排得上号,可对于天火级别的火伤,却是远远不够的。

夜殊唯一能求助的,也只有道天留下来的丹药玉简了。

虽说洞府里的时间,较外面慢了许多,可留给莲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时间在分分秒秒地过去,夜殊看遍了整个基础丹药玉简,依旧没有任何线索。

“怎么会这样,再拖下去,莲落就...”夜殊取出了蟒坤袋中的所有丹药,一字摆开。

“近百种丹药,竟没有一种能解开火毒,”夜殊看着那些她辛苦了多日的炼丹得来的丹药,愤愤道。

“近百种?”夜殊再数了一遍,她已经炼出了近百种的丹药,那不就恰好符合了开启第二口火云储的条件。

道天的第二个福袋:“炼出一百种丹药。”

在认识了苏药师后,夜殊的炼丹速度和质量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在将灵识融入了火云储后,袋口松开了。

又是一枚玉简,以及一面八卦镜。

将灵识融进了玉简后,“道天毒经,”救人如救火,不及查看另外那面八卦镜的作用,夜殊就查看起毒经来。

这本道天毒经,是道天在炼丹之余,根据各类毒性,写出来的疗伤治毒的各种方法。

她将毒分为了两大类,五大科,分别是阴阳两种毒。五大科属,又分别是金木水火土五行毒素。

两者相融合,一共分化出了几十种不同的毒素组合。

如此的毒经,当世难得一见。尤其是阴属的火毒,这样看似矛盾的毒疗之法,也只有道天才会有所记载。

夜殊循着毒性往下查,果真是找到了关于这种火毒的疗伤之法。

“也提到了五烈草和日光葵,大乘期的修者用至阳之气,祛除毒素,”夜殊逐字逐句地念着,念到了一处时,她猛地一顿,视线下移。

道天的玉简的最后,还注了个备用之法。“吾曾游走与魔界,听闻阴魔界有一海枯玉瓶之水,可涤除百毒,只是此法未经考证,危险性不明。”

道天之所以将此法放在最后,且不推崇,原因有二。

海枯玉瓶行踪不明是最主要的原因。

次要的原因却是,海枯玉瓶在妖界魔界颇有名气,可在修界却是魔物。

炼化玉瓶的材料,全都是妖魔界的重宝。

修界自是不会用妖魔所处的重宝来除毒,这种方法也从未在修界流传。

苏药师虽是魔花所化,学得却是正统的修者炼丹之法,对于妖魔中流传的说法,自是不知的。

倘若不是道天此人正邪不分,又喜欢收集各类气门偏方,也不会在玉简的最后,额外加上这么一笔。

只可惜道天没有亲自试验过海枯玉瓶的功效,她也只能在神农毒经中,备注下了这么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夜殊在获悉海枯玉瓶有如此的作用后,狂喜之余,又立刻陷入了深思之中。

莲落的情况依旧很糟糕。

夜殊将她得知的新的方法,告诉了苏药师。

“海枯玉瓶?那可是传说中魔族之物,怎么会,”苏药师听闻过玉瓶的由来,只是她也不能确定,那玉瓶是否能祛毒。

“我曾用海枯玉瓶的水,不过不是用来炼丹,而是用来炼器,”夜殊没将白弥的另一个身份暴露出来。

“至于炼器的效果,”夜殊不大情愿地脱去了外衣,露出了里面的蓝银星甲还有脚上很不起眼的草鞋。

这一具星甲,最特别之处,就在与它上面的破洞。夜殊若是穿了这么一件星甲和草鞋直接走在允许霞城内,只怕要被人认成了了乞丐。

苏药师面露难色,光从表象看,这海枯玉瓶中的水,腐蚀性可比天火还要强上几分。

要知道器师锻造后的灵宝,材质品阶自会上升。可这水又着实有些不凡,否则也不会在有了多处破洞后,品阶非但没下降,反而上升了。

“那炼器之人,又在哪里?”苏药师着实老道,“既然那人懂得用此水,想来也知道这种水的功效和副作用。”

夜殊这才想起,她已经有好阵子没有看到白弥了,至少也有三日了。

夜殊本以为它是在菩提仙府中,哪知入了仙府后,却没有找到白弥的影踪。

而让夜殊诧异的是,菩提仙府中,陆续出现了灵田枯损的现象,就连五灵潭清澈的水面,也变得浑浊了起来。

这一切,似乎全都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

夜殊神识一扫,发现白弥在五锁阵中。

从白弥知道了神魔鼎的存在后,他就在五锁阵中闭关修炼。

非到万不得已,夜殊并不愿意进入五锁阵,那地方煞气太重,而且白弥的威压,在五锁阵中强得离谱。

一进入五锁阵,金衣白弥正在打坐入定。

只是和早前不同,夜殊发现白弥的身旁,涌动着的不再是浑浊的黑煞之气。

一股金色的光亮,环绕在他的身侧。而且白弥的身形,也变得清晰高大了许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