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最强弃仙 50 鼎族来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朵蓝山谷外发生在骤然变化,山谷中的岳文翰却是恍然不知。

他站在了那犹如从天而落,直入云霄的飞瀑前,怔了许久。

“跳下去,”一个充满了诱惑力的嗓音在他的脑海中不停地盘旋着。

他不觉动了动脚,像是魔怔了般,不知觉移动了半步。

飞溅起来的水如箭矢一般,打到了他的盔上。

“不可,”心中一股呐喊,让文翰瞬间醒悟了过来。

发现自己已经半边身子悬在了瀑上,文翰吃了一惊,他陡然坐在了地上,抹了抹满面的湿漉,也不知是汗水,还是瀑布击在了脸上。

“方才是怎么回事?”文翰掏出了自己手中的地图。

地图上,在紧靠瀑布的方向,画了个鲜红的叉子,旁边标了个“四”字,有四名预备营员,就是死在了这一处瀑布旁。

其中有一人重伤之下,用随身的灵兽将这幅地形图送了出来。

“进入山谷后,立刻寻找神魔鼎的碎片,”幕雨的命令,还在耳边盘旋不散。

在四下一阵搜索后,文翰很快就失望了,别说是黑色的瓦片状物,就算是黑色的石头,都是一块也找不到。

“只要是找到了神魔鼎的碎片,就算完成了任务,”抱着这个念头,文翰遍地搜找了起来。

传说当年神魔鼎有天界降下时,鼎身碎裂了七块。

也就是说,即便是神魔鼎在特定时间里出了土,它也不过是个鼎身破损的破鼎。

需集齐了神魔鼎身上的七块碎片,补全鼎身。

预备营员们出发前,都曾看过神魔鼎的碎片,那是一种黑色的瓦块状的碎片。看着并不起眼,很容易看漏了眼。

两百年,历任云霞城的城主从包括猎户,自山谷中闯出的妖兽的身上,陆续收到了十几块类似的碎片。

经过了鉴定,其中有三块碎片是来自神魔鼎,如今都被收藏在了云霞城内,由城主封存。

至于外界还有没有类似的神魔鼎碎片,暂时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朵蓝山谷的外围的鼎片,已经被收集完毕。

中围和深处,一定还有几块鼎片。

“四块,只用找到了一块,就算完成了任务,两块,就能保我和铁蛋性命无虞,”文翰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醉心于所谓的名利与财富,他只知道,生存是一切的前提。

在茫茫的一大片山谷中,寻找不过是巴掌大小的碎片,机会确实很渺茫。

天似乎暗了下来,阳光被遮挡住了,算着时辰,还是未到天黑,这是...

岳文翰抬头一看,登时吃了一惊,日正当空,天空的一片黑压压,既非乌云,也非其他,而是一只凶狠的秃鹫金喙鹰。

好一只飞鹰,金钩利爪,鹰喙倒钩,鹰目犀利无比,羽毛如抹了层油,在了百尺高空上,阴冷的一双鹰目,倨傲着瞪视着地面那个渺小至极的人类。

它双翅开始闪动,无数的羽翎如箭一般,急射而下。

“不好,”文翰大吃了一惊,那羽毛看着不起眼,下落之时,却是越变越沉,羽毛上逐渐泛出了金属之色。

羽翎来势凶猛,就如数百人齐齐拉开了力弓。

文翰身法不俗,也竟是入了入微之境,他听闻要入山谷,更是在身法上下足了功夫。

面对了漫天的飞羽,一般武者早已是被刺成了刺猬。

羽毛密而集,文翰即便是躲让及时,面上还有手脚四肢,也多了数个伤口。

“孽畜,休得逞凶,”皮肉之疼,蔓延着到了全身。

文翰大喝一声,双拳化成了两个金刚大杵,朝着虚空直击几拳。

湿润的山谷空气,陡然闷热了起来,空气被急剧压缩着,两道拳风击向了鹰腹部。

金喙鹰料想不到,如此渺小的人类竟还敢反抗,可它的兽阶却远在文翰之上,竟也毫不避闪,翅身冲击上了那道拳风。

凛冽无比的拳风,也只是将它的身体撞斜了些许。

金喙鹰鹰目中多了几分尖锐,忽的一声唳叫,声音刺耳,文翰太阳穴突突一跳,身下一个踉跄,眼看就跌进了翻滚不止的瀑布里。

说时迟那时快,从不远处的林地里窜出了个人影,那人影掷出了几道黑气。

那黑气如泥蛇一般,缠绕住了金喙鹰。

文翰被人反手一拎,拎回了岸边,他喘了几口气,刚要答谢,却见了张面无表情,却异常熟悉的脸。

犹如晴天一个霹雳,文翰虎目大张,喉咙里一阵阵的发热,有股又酸又痒的感觉,爬了上来。

“娘,娘,”文翰本以为出手相救的是预备营的其他营员,料不到此时站在了他身前的,是娘亲夜氏。

少年凄厉的叫喊声,并没有唤醒夜氏,她只是冷冷地看着岳文翰。

文翰激动之余,想要上前搂抱住夜氏,夜氏却是反手一掷,将文翰扔在了一旁。

她手中忽的多了一把黑漆漆的煞气鬼头刀,人一冲而飞,如炮弹一般,击向了那只金喙鹰。

“娘,”文翰惊呼出声,惊然回忆起,刚才被娘亲拉回来时,她的身体冰冷僵硬,就如尸体一般。

再看夜氏此时的身手,更非是早前那个功力浅薄,惨死在了火中的慈祥妇人夜氏。

她手中的鬼刀,一经祭出,就引来了阵阵黑泥般的煞气,射入空中后,夜氏的身形竟没有下坠。

风吹得她的衣衫猎猎作响,她虚空停滞在了半空中,眼光如刀刃一般,在金喙鹰身上剐了几个来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