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最强弃仙 53 绝世而立(大结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53大结局绝世而立

在东郭幕容破空而出时,他的衣袖中,忽的飞出了一面翠绿如玉的宝旗。那旗迎风而展,猎猎作响。

随着旗帜飞舞,那魔兵更以数倍的数量增加着。

魔兵杀阵,是魔族的逆天杀阵,集齐了天地煞气,能化草木为兵。

而那面翠绿的小旗,自身蕴含这充裕的木元之力,若是夜殊见到了,必定能认出那旗就是五行子母旗的最后一面,“木葱旗。”

那小旗不过是巴掌大小,在落入了地面后,迎风展开。

魔兵杀一处,整个山谷之中,树木拦腰折断,草屑化成了乱箭雨林。

魔兵,如漫天的飞蝗一般,无孔不入,让人无处可躲。

若是换成了在其他界,妖族的妖尊上妖哪一个不是元婴甚至是大乘期的修为,草木为兵,他们并不看在眼里。

可这是在琅天界,在上古之中,设有了禁制的琅天界。

就是澜歌等人的修为,都是掉了一大截,金丹修为,在数百万的魔兵之中,虽是能求得自保,可是却无法在短时间内杀出重围。

妖族一干人,顿时被困在了铺天盖地的魔并之中。

“阿贵,你还有几枚瞬移符,”白弥短啸一声,只见鸦天狗窜了出来,它冲着山谷的深处,榴榴叫了两声。

“两...两...”阿贵哪里见过如此的情形,他自保能力最差,只能是照着白弥所说的,接连不断,不敢有丝毫停顿地祭出了护体的金甲符,“哎呀,错了,”阿贵怪叫了一声,他手忙脚乱中,却是错把一张瞬移符当成了金甲符丢了出去,他身上本就只带了两张瞬移符,用去了一张,就只得一张了。

空中优势两道尖锐的鸣叫声,只见山谷入口处,多了两道身影。

在先的是一条紫色苍龙,龙身如长刃破空,一下子在魔兵杀中,扯开了一道口子。

而另一道身影,喷射出了一道地火,火光熊熊,接触到火光的魔兵全都燃烧了起来。

“火昙,此处交由你处理,”那到火光也不迟疑,一下子往了山谷深处去了。

“紫龙,你...”火昙显出了真身来,见了一干迅速围拢上的魔兵和妖族,再看早已没了人影的紫龙真君,已然不已了。

瀑布山洞之内,夜殊陷入了忘我之境。

待到她清醒之时,忽觉得山洞剧烈地摇晃了起来。

隆隆有人在洞外说道:“神族紫龙,奉帝妃之命前来缉拿神族叛将月罚,望魔君退开。”

“帝妃,原来传闻非虚,东昊帝即位不久,就已失踪。堂堂九天神界想不到竟是由一女子为政,当真是笑话。”东郭幕容朗声笑道,笑声掩过了瀑布水声,层层不绝,落到了夜殊的耳中。

东昊...帝妃,月罚...又是些什么,夜殊回头看了一口破碎的神魔鼎。

“大胆魔族,你不过是帝君手下的一介败将,竟敢如此嚣张。帝妃以一人之力,整顿九天神界,乃当之无愧的奇女子,”不知为何,听了那名陌生男子的夸赞声,夜殊一阵恶寒。

“哈哈哈,都说我魔族无常,我道是神族最是脸皮厚。手下败将,东昊若是在此,可敢如此说。万年神魔天罚之战,本魔君唯一的败绩,是败在了神界月罚之手。九天神界的奇女子,我亦只承认战神月罚一人。东昊帝妃,说穿了,不过是个善使手段的贱人而已,”东郭幕容语带不屑,偏他神情冷峻,一语间,那讥讽之色,愈发弥重。

“魔族余孽,当真是不死不休,”紫龙真君与那东昊帝妃,却是青梅竹马,眼见心仪之人受辱,震怒不已:“妖魔一族,蝼蚁鼠辈,本真君今日既替天行道。”他说罢,手中拂尘扬起,迸出了多道紫光。

他此时震怒不已,隐隐已经有了神族之威,拂尘过处,化成了多条紫龙,威势猛而疾。

东郭幕容神情不变,崇云公主率先出阵,只见她全身魔光大盛。

“魔族伎俩,不过尔尔,”紫龙拂尘直指天空,只见云中翻滚,一条紫色九爪蛟破空而出,龙口一开,喷出了万道雷火。

崇云公主被雷火包围,东郭幕容却是手中一指,黑曜狱火化为了一股三叉魔戟,与那紫蛟在天空中鏖战了起来。

狱火来势汹汹,紫蛟力敌不下,只得遁逃进了半空之中。

哪知三叉宝戟,却是不依不饶,戟身如钉,紫蛟被刺了个对眼窟窿。

紫龙真君腹间一阵剧痛,神元受了重创,护身的灵罩也弱了几分。

那三叉魔戟,伺机调转了方向,直往了紫龙真君杀去。

“不好,”紫龙真君躲闪已是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着看着三叉宝戟如狼似虎般的扑刺而来。

就是那时,只听得山谷之中,有一道剑光破空而出。

那剑光才出,天空为之色变,连那一轮冉冉升空的红日,也顿了一顿。

一清风朗目的男子,似是从天而降的一轮旭日。

与半空的烈日的红艳光色不同,男子在了如此的神魔冲突前,却是没有半点惊色。

他眉目间,一道长疤,滑落到了嘴际。

那一道剑光,迎上了三叉戟,黑白之色搅合在了一起。

一是皎洁如昼,一是黑煞如夜。

“帝...帝君,”紫龙真君慌忙跪下,膝盖却是怎么也弯曲不下了。

“我早已不是什么帝君,”神沐执着那把大剑,淡然如风,一脸无悲无喜。

“东昊,想不到你也...”东郭幕容见了神沐,不免有几分惊色。神沐一身的打扮还有周身没有丝毫灵气,哪里有半分当年天界第一少帝的模样。

“魔君多年不见,还是一身的煞气,才是一见面,就喊打喊杀,当真是煞风景,”昔日的东昊帝君,今日的落拓浪子神沐,一人一剑,一魔一戟,分庭而立,一时间,气势两两不相让。

在了山洞之中的夜殊,听得一惊一乍,忽的手脚被人束缚住了,已经被人拎了起来。

“魔君,我找到神魔鼎了,”山洞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人。

一名须发兼白的老者,激动不已,举起了那口大鼎,那一身的巨力,即便是夜殊,也吃了一惊。

老者行得及快,扛起了大鼎,就飞身而出,夜殊暗中一运气,却发现全身被一股古怪的禁制封住了穴道,动弹不得。

此时天空的红日,已经升到了正空。

魔君见了神魔鼎,眼眸通红,赤目欲裂。

老者将鼎和夜殊扛了出来,立时取出了五块鼎片,修复着鼎身。

“只可惜还缺了一块,”东郭幕容眼见神鼎得手,立时落到了神魔鼎的身旁。

他也留意到了,夜雷因将夜殊也扛了出来,只是这少年怎么也在山洞之中。

神沐也没有上前缠斗,只是上下打量着那口已经修复了七七八八的神魔鼎,还有依稀有几分熟眼的夜殊。

“魔君不用担心,”那抢鼎的老者正是夜雷因,他忽的一眼横向了夜殊,哇啦啦地笑了起来,他将夜殊拎在手中,上下打量着,不时发出了啧啧赞叹之意,“小丫头,你可知我是何人?”

“你是何人,与我何干,快将我放下,否则...”夜殊从未见过老者。

“何干,小丫头,我是你名义上的外公,夜雷因。也是要你的性命的煞星,”夜雷因,外公。夜殊睁大了眼,鼎族夜雷因,娘亲当年说的,见了外公,要...等等,煞星?这又是从何说起。

“你既是离死不远了,老夫就不介意让你当个明白鬼。你可知为岳青城那薄性人要如此对待你们兄妹俩,又为何将你娘,也就是经蓝赶出了家门,因为你和你那兄长,都非他的骨血,而是有鼎胎养育而成的鼎人。”夜雷因口中所吐露的事实,却是骇人听闻,即便是见多识广的谷中神魔诸人,也是一时忘记了正在争斗的事态,倾听了起来。

上万年前,神魔大战,神族战神月罚忽背离神族,避世隐居。后因深陷神魔两族的争端,刺杀东昊少妃,被神族除去战神封号,更被万千神族神将围攻,最终被其师兄东昊少帝一剑刺伤。

神族做事,历来决断,东昊少妃为报刺杀之恨,囚月罚之魂魄,炼其之筋骨,更几乎将月罚一族赶紧杀绝。

神界数百名器师以多样地火灵火,铸成神魔鼎。

用了七七四十九年,将月罚魂魄燃烧殆尽,神胎灰飞烟灭,同时神魔鼎也从天而降,鼎身破损。当时的看鼎之人,正是鼎族的先辈。

她无意中开启神魔鼎时,发现巨鼎内有一口和神魔鼎相差无几的小鼎,她趁机将小鼎带走,后用神鼎之功,开创鼎族基业。

后鼎族先祖陨落,小鼎被自身蕴藏煞气所侵蚀,沦为鼎胎。

神鼎沦落后,只能被供奉在鼎族祠堂内,凡每一代鼎族之人成年时,都虚到祠堂内祭拜。

哪知到了夜氏这一辈,她因体质的缘故,多年苦修无果,一日到了祠堂祭拜祈福时,却是起了私心,将鼎藏在了体内,随着情郎岳青城一同私奔出走。

哪知那鼎胎在人体内久了,吸取了肉血精气,竟生出了肉骨凡胎,那人正是岳家兄妹俩。岳青城也是为此,对文姝兄妹俩的身世一直存疑。

“你和那岳文翰,根本不是老夫的孙辈。不过是鼎胎化形而成,如今缺失了一块鼎片,却能用鼎胎化形代替,再好不过。神魔鼎,方可补全,”夜雷因笑声不绝。

夜殊听罢,脑中轰鸣一声巨响,夜雷因忽的怪笑一声手化为了鹰爪一般,猛地一摔,夜殊就如折了翅的鸟雀一按,还未飞高几步,就被丢向了神魔鼎。

再听得哐当一声,鼎盖合拢,夜殊已被塞进了神魔鼎。

所有人都被夜雷因的疯狂震动不已,此人为何要阻杀自己的亲外孙女。

“魔君,借火种一用,”夜雷因手中多了一枚分火种,正是早一日东郭幕容分给他的一抹狱火火种。

“用活人补鼎,如此恶行,当真是畜生不如,”神沐气急。

东郭幕容也是一阵惊愕,眼睁睁开着狱火燃起,却未制止。

待听到夜殊的呼救声时,东郭幕容心中猛地一震,不觉往前走了几步,想要制止夜雷因的疯狂之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