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极章三疯 第44章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入夜。

杨衍凉带二人来到一处小酒肆,道:“这酒肆的老板是我阿公,你们放心便是。”

在阳春山上,周琦下令抓捕二人时,杨衍凉为二人开脱,两人对他颇有好感,于是放下了戒心。

杨衍凉把那日阳春山上周琦杀害百姓冒充匪寇之事,与二人说了,他长身而起,跪在章、朱二人身前,“杨衍凉遭人陷害,被扣上盗寇的身份,有家难回,有国难投,恳请两位义士能出手帮忙。”

朱五斤听了这番话,恨得牙根直痒。

“岂有此理!”

章飍将杨衍凉搀起,“不知杨兄我们如何帮你?”

杨衍凉道,“二位是阳春山上的当事人,在下要洗脱罪名,希望两位能给在下作证!”

也正因为这件事,章飍、朱五斤二人受到了牵连,他们沦为通缉犯,别说办门派证,若此事得不到妥善解决,怕是大极门的其他人也会被牵扯进来。

章飍道:“你有什么打算?”

“在下明日向知府衙门告状,恳请谢知府能受理此案,为在下和两位兄弟主持公道。”

章飍摇了摇头,“且不说谢知府是否真如你所说公正廉洁,这件事是郧阳守备之事,郧阳知府根本没有审判此案的权力,就算要审,也要去总督府告发。但我若是总督衙门的人,必定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朱五斤问,“为何?”

“杀良冒功,可是大忌,一旦闹大,可是要惊动京城的。换作是你,会怎么办?”

杨衍凉只是觉得冤枉,却没考虑到这么多,于是问章飍,“章兄可有办法?”

章飍不答反问,道:“周琦现在最怕的是什么?”

“他们现在全城追捕,就是不想我们把事情的真相泄露出去。”

“不错,所以我们第一步,就是要把事情闹大,闹得越大越好,闹得举城皆知,最好是捅到湖广按察使那边,到时候,这个案子就由不得他们来管了。”

杨衍凉问,“然后呢?”

章飍道:“第二步,便是找到证、物证。人证嘛,有我们两个并不足够,周琦杀了十多个人,要是能找到那些苦主的家人,他们肯来作证,事变成功了一大半。第三个嘛,你说过,周琦下令杀百姓之事,有许多守备军在现场,你若能说服其中的人能替你作证,那就基本能翻案了。当然,还有一个,他们声称剿灭阳春山匪寇,那么只要证明阳春山匪寇还在,他们的谎言不攻自破。”

朱五斤道:“且不说别的,但是第一步,以我们三人之力就做不到,难道我们三个满大街刷大字报,说周琦杀良冒功,戕害百姓?”

章飍道,“我们做不到,但有人能做到啊。”

……

八卦周刊郧阳分部。

冯京听说有人来拜访,当看清来人是章飍、朱五斤时,吓得连将二人迎入了会客室,“你们两个不要命了,如今满大街都是通缉你们的告示,还敢在街上四处溜达?”

章飍道,“我们来这里,是想给冯兄和马兄一个大消息。”

冯京、马凉听章飍说完之后,几乎惊呆了。他们没有想到,昨日刚发的一条阳春山剿寇的消息,今日就得到了真相。章飍又道,“幸亏二位跑地快,否则,恐怕也成了那些苦主了。”

直觉告诉冯京,这个消息一旦发布,那将是一个轰动朝野的大新闻。他们二人因为最近的通稿质量不过关,被总采风严厉批评过,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马凉却道:“这种事,就算写出来,也过不了总采风那一关的。因为闹大了,对我们八卦周刊,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朱五斤道:“为什么?”

马凉道:“你仔细想想,只是死了十来个百姓,却要告倒堂堂郧阳守备将军,说不定省城总督衙门也会被问罪,谁敢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到时候,无论结果如何,第一个挨刀的,就是我们八卦周刊。”

听了马凉这番话,章飍忍不住火了。

他怒道:“只是十来个百姓?难道百姓不是人吗?百姓的命,不是命吗?若是人人都如你们这般明哲保身,这个天下,还有没有正义?你们身为采风,难道只会报导一些粉饰太平的文章吗?”

马凉被章飍一番话说地满脸通红,羞愧难当。

冯京虽然明知他们说的有道理,可是思索再三,仍是拒绝了他们的请求。让他们写写门派的剑评,吹牛夸一下哪个掌门,他们擅长。这种揭露官场之事,风险太大,一旦出现失误,两人万劫不复。

章飍道:“在下虽是江湖中人,一见冯兄,便知冯兄有大抱负之人。身为江湖采风,为百姓伸张正义,为人间博得正道,不正是冯兄所求之事?”

他从怀中取出一本书,正是之前冯京、马凉曾怂恿二人要买的那一本《误把冯京当马凉》,举在二人身前道,“在这本书中,我看到了一个满是江湖豪气的冯京,是一个心怀天下的马凉,是两个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英雄豪杰。为天地立心,为百姓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不正是你们的追求嘛,可是面对这件事,你们为何要退缩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