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极章三疯 第50章 舆论战(停更说明)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周琦杀良冒功一案,以江湖审判周琦被杀而告终。他的人头在城头示众三日以儆效尤,算是对之前被杀的百姓有个交代,让城内百姓出了口恶气。

郧阳守备在补齐了五万两银子后,躲过一劫,捡回来一条命。马俊才把他带回抚治衙门,至于怎么处理,得看他后面有多大能量,舍不舍得花银子了。

郧阳城内,心情最好的莫过于知府谢知春。

无端捡了个大便宜,暂统郧阳守备之职,可谓军政大权都落在他身上。虽只是暂代,只要后面操作得当,以他在郧阳多年的经营,要取掉这个“代”字,也不是不可能,这在朝中并非没有先例。

他坐在署房内,在考虑要不要动用一下京城的关系,再走走九千岁高远的门路。这时,管事的二爷来报,“老爷,章飍、朱五斤求见。”

谢知府皱眉,“什么人,没听过,本官是什么人都见的吗?”

管事提醒道:“就是前两日咆哮公堂的那两位。”

谢知府想想,自己能有今日,还多亏了这两人,于是道,“那就见一见吧。”

章飍、朱五斤来到公署,对谢知春施礼。

谢知春问道:“你们前来,所为何事?”

章飍笑了笑:“我们最近在办大极门的门派证,可在王总捕头那里遇到了点困难,所以恳请大人能够帮个小忙,顺便再来借点银子。”

“什么?”

谢知春听他们说出这番话,怒极反笑,道,“岂有此理,本官为官数十年,向来都是别人给本官送钱,跟本官借钱的人,倒是头一遭遇到!”

当日邱怀仁用朱五斤的玉佩说事,若是谢知春稍微动点心思,也能看出点端倪,可他却以为是邱怀仁无意间帮了章、朱二人的忙,加上他们郧阳天高皇帝远,消息闭塞,根本没有联系到朱五斤身份上去,于是自然而然的打起了官腔。

章飍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一串念珠,递了过去。

这念珠,正是当日高远抵给章飍,用来充当朱五斤学费之用。这两日,他们两人在六扇门碰了几次钉子,想了想去,只有用这个办法,来碰碰运气了。

谢知春一看,登时脸色大变,这不正是两年前,他送给九千岁高远的那一串嘛?

“你们怎么会有这念珠?”

章飍道:“一个人送的。”

谢知春恍然,难怪邱怀仁会主动帮忙,原来他认识这两人,高公公权倾朝野,邱怀仁也要卖他面子,如此一来,就容易解释了。

“你们跟这念珠的主人,什么关系?”

章飍道:“没有关系。”

岂止是没有关系,他们还与高远有仇,但既然这个门路有用,他们不用白不用。然而,他越是否认,谢知春越是认定,这两人认识九千岁,看年纪应该是高公公的晚辈之类。

谢知春立即换了一副嘴脸,“不知两位要借多少钱?”

朱五斤道:“一百两,权当我学费。”

谢知春点点头,“你们还在办门派证对吧?”于是吩咐道,“把王汾志叫来。”

不片刻,王汾志来到知府公署。

看到章飍、朱五斤,王汾志立即明白什么回事,原来是找到了知府大人,想要摆平我啊。

这两人绑架了他,害得他在同僚面前尿裤子,对二人记恨在心,正要开口,章飍抢先一步道,“前两日在衙门口,我兄弟多有得罪,还请大人有大量,不要见怪。”

王汾志冷哼一声:“劫持朝廷命官,这罪证怕是不轻吧?”

谢知春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问两人道:“多少钱来着?”

章飍道:“一百两!”

王汾志心说,原来是想要花钱买平安啊,道:“一百两可不够!”

“够了,足够了!”

王汾志冷冷道:“没有二百两,这事儿别想过去!”

“二百两太多了。”

“二百两,一个铜板也不能少!”

谢知春听王汾志这么豪爽,于是道:“那行,总捕头,赶紧掏钱吧。”

王汾志愕然,“什么?我掏钱?”

谢知春老脸一沉,“不是你掏钱,难道是本官掏钱吗?”

“不是,大人,这件事我怎么没搞明白?”

谢知春有些不悦,“搞那么清楚干嘛?让你给这两位小兄弟掏钱是看得起你,麻利儿的,还有,那个什么门派证,也赶紧给两位办了,本官说过你多少次了,要简政放权,提高效率。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王汾志心中腹诽,知府大人脑袋不会是被门挤了吧,要么就是被驴踢了。不过,上峰有命,他也不敢忤逆,乖乖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极不情愿的递给了章飍,还打定主意,办了门派证,你们大极门就归老子管辖,这笔钱,无论如何,也会让你们吐出来。

章飍从未见过这么多钱,差点没拿稳,看了又看,才小心翼翼揣进怀中。

谢知府道:“既然来了,中午本官就做一回东,宴请两位吧。王总捕头,你去安排一下。”

有免费午餐,不吃白不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